知書不識禮。

關於部落格

再向東。
  • 145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銀魂、高桂】往昔的明天

「難得我來看你,你卻想拿刀,真是傷我的心呢。」 男人抓住那不安分的手,人兒便被迫面對男人。 但人兒也沒有掙扎,只是皺著秀眉,直盯著男人。 「這種性格還是沒有變呢,假髮。」 「不是假髮,是桂。」 男人輕笑,再次抓住桂的手,只是讓手落在他的臉上。 男人臉上的溫度低得令人害怕,繃帶就像是理所當然的緊縛著男人的眼睛。 桂輕撫著當中的深陷,糾結的眉心早已緩和。 「我能把這看成友好表示嗎?」 「別說笑了,我們只會是敵人。」 「呵呵……這樣的你真是讓我想把你燃燒至盡呢。」 冰冷的觸感讓桂顫了一下,高桂的手沒入沒有任何遮蔽作用的和服內。 明明感覺到如此冰冷,卻在瞬間化為溫熱,流遍全身。 「幹嘛……」 「讓你燃燒起來啊。」 「……隨便你吧,明天我會繼續我被追殺的生活,你也會繼續破壞江戶。」桂輕道。 高桂怔了怔,又笑了起來:「不可能喔,我來找你的時候就不打算讓你回到普通的生活了。」 「什……啊!」 在桂不注意的時候,高杉冷不防把兩根手指推進穴內,不等他適應便強硬的抽動起來。 「我會困著你的,直到你跟我看著江戶燃燒的時候。」 「少開玩……笑……」 又塞進二指,雖已不再乾澀,但不適感依然絲毫沒有減少。 「我是說真的喔,吶,答應我吧?」 「不要……」 「我想也是呢。」把還埋在體內的手指全數撒出,換上更為灼熱的欲望。 「你要幹嘛!」 「不要這時候才裝無知喔,桂。」繼而一挺身,換來一夜的銷魂和纏綿。 還是那個有點發黃的天花板。 不是要把我抓走嗎?高杉。 不,就算人還在,心早就跑了吧? 側目看著男人,鬼兵隊隊長的氣勢全消,就像變回小時候那個懶洋洋的高杉。 還說我狡猾,是你狡猾才對吧? 怎麼也好,現在的我稍微放下攘夷的事,也不為過吧? 倚著男人的手臂,再次沈浸在夢鄉。 「不要無意的引誘我啊,桂。」 「……你裝睡!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