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書不識禮。

關於部落格

再向東。
  • 145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家教、春京?】改變

這次的目標是某黑手黨的四代目,還只是個不成氣候的小家族呢…… 「小綱,我要去!」 「就說要叫十代目!」炸彈不離手的嵐守又想點燃炸藥,嚇得十代目趕緊叫他住手。 「隨她吧,而且這樣感覺也比較親切啊。」十代目露出一貫的笑容說道。 就這麼,十代目給了我放縱的權力,是的,是十代目,不是澤田綱吉。 僅僅依憑著這細微的特殊稱呼和強行要求執行任務,才不會讓自己感覺跟綱吉已經再也沒有關係了。 真是笨呢,我。 扭轉水龍頭,過份熱情的水就從管中溢出,蒸氣侵佔著浴室的任何一處。 「主人……我脫不了衣服……」發出偽裝的嬌聲,明顯地引誘對方。 中年人發出令人噁心的笑聲,走進浴室。 「呵呵……那我來幫你脫吧……」粗糙的手在頸項游移,遲遲不願拉開背部的拉鏈。 裝著一副已經受不了的樣子,快速溢滿淚水的眸子回望,用微抖的聲線說:「不要玩了啦……快脫……」 這下中年人才笑嘻嘻的慢慢拉下拉鏈。 就是現在! 「呯!」 看似連內衣都沒有穿的衣下佈滿大小不一的武器。 明明只是個大叔,我卻用了最心愛的槍啊…… 把槍枝放回緊貼皮膚的帶子中,覆蓋不完全的冰冷金屬觸碰了開始回復溫度的溫熱皮膚,惹得春突然一顫。 輕鬆地扯起看起來份量十足的中年人,用力地丟到熱水中,無色的水瞬間染滿鮮紅。 拉回背後的拉鏈,鎮靜的樣子完全不像剛才才殺過人。 無意地瞄到那已歸位的槍械,這才想起十年前的自己。 那時候根本就想不到自己會像電影裡的人拿著槍互相狙擊對方,更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會變成黑手黨的一員。 要是說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副德性,答案也應該只有一個:澤田綱吉。 想當初,我可是為了他什麼也願意做呢,但我不知道原來自己為了他,連殺人都願意。 恨他嗎?我想不,因為那是自己願意的,不能怪他是黑手黨的人,也不能怪他派任務給自己。 更別說那些任務是自己要接的。 本來應該會因為這樣而拉近彼此的距離,本來。 「咦?你不知道嗎?京子跟阿綱在下個月就結婚了啊。」晴守笹川了平,也就是京子的哥哥這麼說著。 本來只是來匯報任務結果的,卻看見那郵包裡的女用婚禮服。 為什麼……? 為什麼大家都知道了,但是我不知道? 心中好像有一處地方破裂了,在那缺口溢出的,是傷痛和憤怒。 「呼……」 呼出令人厭惡的氣體,像是習慣性的從煙霧中遙望夜空。 就像是我的世界呢,既黑暗又模糊不清。 即使已經再也沒有力氣維持著撐開眼皮這動作,卻也只是就這麼半睡半醒的坐在彭哥列本部的天台邊緣。 「……啊,果然在這裡。」一名不屬於這裡的少女從爬梯爬上來,歡喜的聲音聽進耳朵反是刺耳的嘲笑。 為什麼要來……? 「怎麼了嗎?好像從回來臉色就不太好喔。」少女彎腰看著春的側臉,想要從那無表情中看出什麼似的。 快走……我不要遷怒在你身上…… 「有什麼煩惱的事跟我說就好了啦,我們不是朋友嗎?」揚開如出一徹的笑容,理智就這麼乾脆的斷落。 「你還來幹嘛?!嘲笑我嗎?!就算把我看成笨蛋也不要太過份了!」 「春……春?」 糟……糟糕……我都說了什麼啊…… 「不……剛才的事……」 「啊,是指綱吉的事啊。」少女疑惑了一下就猜出了事件的重點。 「說得也是呢,春很久以前就喜歡上綱吉呢。」隨著春的視線,少女看到了那蒙蔽大地的黑幕。 「可是,綱吉的心也不在我身上喔。」 「什……?!」吃驚地回看少女,少女只是繼續凝視著夜空,接著還沒有說完的話。 「也許十年前的綱吉是真的喜歡我,可是現在的綱吉只是把我看成朋友喔,就算接受了婚約也……」平淡得像完全跟自己無關一樣。 對啊,連京子也是這麼痛苦,我怎麼能…… 「京子,我……」 「拜託,春,不要討厭我,我能依靠的人已經……咦?」 「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?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啊……」 把臂彎收緊,猶如少女下一秒就會消失般害怕著。 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 晶瑩的淚珠漸漸浸濕少女的肩膀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